是谁

一只辣鸡(_Д_)
都~是~黑~历~史~
正视写过的文需要勇气哈哈哈

做完的第二天早晨(〃ノωノ)他们是这样的……(。

忽然开了脑洞就停不下来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刚做完的第二天早晨他们是什么反应呢ww

背景是现代特工paro,或许会用在其他文里,先码一下ww

*OOC OOC OOC


妖狐听见旁边传来衣料摩擦皮肤发出的悉索声,他在晨光里睁开还略有些朦胧的双眼。

第一眼他看见右边枕头空着的凹陷,同时下意识地习惯性冥想好让大脑迅速清醒过来,第二眼他瞧见掀开的被子和坐在床边的人影。

今天的冥想可以跳过了。

旅馆的窗帘依然紧闭,但山城清晨的阳光透彻而耀眼,顽强地穿过材质并不厚重的布料洒落满床,空气里细微灰尘在隐约的日光里浮沉,在那人的周身翻落。

衬衫随着手臂往上抄的动作滑过白皙的肌肤,一寸一寸地越过作为一个男人来说有些纤细的腰间,越过后背架形好看的肩胛骨,越过他在他身上留下的一个个红色印记,经过一晚那些印记远远没有要消亡的迹象,依然鲜艳而色()情。衣领蜷起了他原本垂下的部分白色长发,卷着落在颈间。他开始扣起扣子,从胸前的第一颗到右手腕的最后一颗,手指骨节分明又修长,纤细又有力,是一双弹琴的好手。

昨晚妖狐曾无数次亲吻过这双手,这双手也曾缓缓地没入他的发鬓直抵在他脑后,带着不可抑制的欲()望和挑逗,在他进入的时候吃痛地攥紧了他的发根,他轻笑一声痛,俯身去吻妖琴师沾染上色()欲的眼睛。

而今天那双金色的瞳孔里肯定又结满了坚冰。

妖狐清醒无比。

他紧了紧被子翻身往右侧躺,带动床板嘎吱作响,出声试探:“阿琴,你还记得昨晚的事对吧。”

停下了卷袖口的手,妖琴师背对着他道,“当然。”

“小生没有强迫你对吧……”

这蠢狐狸是不是睡糊涂了。

“你也强迫不了我。”

妖琴师抬手把白发拢起,简单地扎了个马尾,利落清爽。半别过来的侧脸轮廓依然冷淡而疏远。

“所以你不会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对吧。”

“……”妖琴师顿了一下,侧过身回头看见妖狐上半身钻出被子坐直,左腿曲起一手搭在膝盖上,就着这个姿势半认真半调侃地看他,意外的没有主动凑上来,离他有些远。妖狐赤着上身,一眼扫过去被他抓伤的痕迹和吻()痕强硬地闯入眼帘,红痕从腰际遍布到锁骨,他们昨晚……还挺激烈的。他被那对金色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妖狐挑着眉扬起嘴角,狐狸耳朵半耷拉下来,表情似笑非笑。

妖狐这是在担心他会翻脸不认帐,一夜过后什么都没发生从此相安无事……吗。担心?

妖琴师面无表情地盯了妖狐几秒,忽然嘴角勾出一丝了然的笑意,稍弓下腰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哼笑,“嗤。”

“我不后悔我做的所有事,更不会否认它们。”

妖狐为这个转瞬即逝的笑容睁大了眼睛。

他一手撑在两人中间往前探身凑近妖狐,在狐狸唇上落下悄然一吻。

“……哇哦,”妖狐眨眼,伸出舌头刻意舔过还停留着温润触感的地方,“这感觉可不差。”

他踢开被子起身就想得寸进尺。

妖琴师一掌推开他的脸。

“快点起床,今天还有正事。”

“好好好,”妖狐眉飞色舞,抓起T恤就钻了进去,声音透过一层布传出来闷闷的,“说起来你今天是不是起得比平常早了点?”

“废话太多。”

妖琴师别开眼神,身上被妖狐“关照”过的地方隐隐发烫。

所以阿琴(大概)也是有点害羞的啦23333(x

评论 ( 4 )
热度 ( 34 )

© 是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