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

一只辣鸡(_Д_)
都~是~黑~历~史~

lof抽风……一整天都点不了喜欢和推荐不知道明天会不会继续……妈的智障啊啊啊啊啊啊啊!!!!

2017-08-13

ul

有点伤心,说关就关……并不是没想过的情况,毕竟并不火,只是这一天当真来临时果然还是会觉得,太快了

其实也咸鱼很久了,国服开服半年多都相当沉迷过,整天打牌(。)脸黑骰不好会气到想骂人,特别对面还带着我不怎么想见到的角色()但忽然听到要关服的消息……心塞塞

当时为什么没玩了呢emmmm开学+忽然变懒吧,页游的弊端就是不能随时随地可以玩,手机浏览器的话很不方便

会玩ul主要还是因为艾伯的配音是信长(然而国服到现在都没实装语音……),玩的过程中被游戏本身吸引了,世界观剧情画风角色设定无不精良,就是宣传不怎么到位!!又加上是页游,受众人群便大大缩小了

ul是个好游戏啊!!!!!!!!!!

为制...

2017-08-09

柴犬:为什么要给我喂狗粮!.jpg

段子,梗源于生活

妖琴打开微博,提示里立刻蹦出来一个新艾特提醒的小红点,图书馆今天的WIFI状态还不错。
会艾特他的人不多,除了营销号和僵尸号妖琴能想到的只有正坐在他对面玩手机的那个。
妖狐仿佛察觉到了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忽然抬头,对妖琴一笑。
妖琴:“……”
你是有感应器吗。笑得好蠢。
妖琴收回目光,微博艾特是让他看一个萌宠po主分享的照片,柴犬死都不肯洗澡伸直了四脚横在浴缸上的九宫格,看向镜头的表情格外呆萌。
拇指灵活地点开艾特他的那条评论,妖琴回复:“蠢。”
ummm。
妖琴又飞快地把界面上拉点开大图保存原图打开QQ找到置顶联系人发送图片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再发送一条消息,“你”。
几乎是发完的同时还没来得...

2017-06-28

TEN

来自被快递坑了十块钱的愤怒()坑一个穷鬼不!能!忍!啊!

CP狐琴,鸟姐友情出镜(

一个十块钱引发的血案(不是

OOC OOC OOC 慎戳

无头无尾,任性的产物

受不了受不了受不了下次直接写已经谈恋爱好了(。

 

 

TEN

 

这不是钱的问题。

 

妖琴一手搁在桌上撑着额头皱起眉,那个快递小哥微笑的脸还不住地在他脑海里以某站鬼畜区洗脑之势闪过,面前摊开的书页映进他的眼睛,却没有半个字是看进去了的。

快递小哥长得不错,却也有着大部分长得不错的人的通病:一看就不靠谱。妖琴对这种人没什么好感,一般都敬而远之,不过小哥笑起来倒很是讨...

2017-06-26

溺水

终于肝完了!!(。)最近看犯罪心理开的一个很大很任性的脑洞,涉及到专业方面的先给相关的土下座一个_(:з」∠)_

CP狐琴

细修完毕(还是很烂)ww有点点长?七千字……应该不会再改了,虽然还有很多缺点_(:з」∠)_

平行世界,头发和瞳孔都是有五颜六色的ヽ(・ω・。)ノ(

有一处借用了犯罪心理的情节ヽ(・ω・。)ノ

私设如山,有轻微犯罪描写请注意避雷


溺水


(一)


地下室的灯年久失修,照出的光也黯淡得像蒙上了一层布,偶尔还会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吊在天花板上缓缓地左右晃动。


妖狐在不远处的阴影里来来回回地踱步,光线太暗,只...

2017-06-04

直言

狐琴

现代特工paro,普通人类,专业知识无BUG有(_(:зゝ∠)_偏爱这个设定我也很绝望啊!

OOC OOC OOC

 一辆急刹车的假自行车ヽ(•̀ω•́ )ゝ只会脑不会写233

其实就是个傲娇决定坦诚一点点的故事(不


直言


日历翻到四月的时候,窗外白色的梨花落了满地,铺在花园的小道上仿佛绒毯,妖琴师走过时刻意挑了花少的地方落脚,不太想践踏那一片美丽却脆弱的纯白。

妖狐曾经眯起眼睛笑他爱在意这种小事,和人相处倒是难听的话张嘴就来,一顿劈头盖脸气得对方要死,不留半点情面。妖琴师抬手啪的给了妖狐肩膀一掌,随即面无表情地指向地面,说是你太...

2017-04-21

做完的第二天早晨(〃ノωノ)他们是这样的……(。

忽然开了脑洞就停不下来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刚做完的第二天早晨他们是什么反应呢ww

背景是现代特工paro,或许会用在其他文里,先码一下ww

*OOC OOC OOC


妖狐听见旁边传来衣料摩擦皮肤发出的悉索声,他在晨光里睁开还略有些朦胧的双眼。

第一眼他看见右边枕头空着的凹陷,同时下意识地习惯性冥想好让大脑迅速清醒过来,第二眼他瞧见掀开的被子和坐在床边的人影。

今天的冥想可以跳过了。

旅馆的窗帘依然紧闭,但山城清晨的阳光透彻而耀眼,顽强地穿过材质并不厚重的布料洒落满床,空气里细微灰尘在隐约的日光里浮沉,在那人的周身翻落。

衬衫随着手臂往上抄的动作滑过白皙的肌肤,一寸一寸地越过作为...

2017-04-08

一些不明所以的小段子

上半年写的几个不知道是什么鬼的小段子w

有古风有耽美有黑花(反正就是各种脑洞(。

不过耽美写得很含蓄٩( 'ω' )و 

 

-

段子w

 

前日镇里唯一的说书先生因病去世了。老先生无儿无女孑然一身,守在自家的草堂子说了大半辈子的书,给听者道过闲云野鹤也曾念世事皆争。镇上的人一齐将老先生埋在草堂边立了碑,却半夜闻有响动,一时都道是魑魅作祟。山间的精怪聚在角落议论纷纷:“那分明是醒木声。”又是提扇说从头。

 

天色已晚,殿堂里香雾袅袅,小和尚闭眼跪在佛像前一下下敲着木鱼: “诸行无常,一切皆苦。 ”...

2014-09-07

© 是谁 | Powered by LOFTER